大宝游戏注册

一位快手大号幕后推手的自述:如何用流水线的方式生产网红?

来源:首页 | 时间:2019-01-12

  短视频似乎都拥有一种魔法,吸引你的目光、占据你的心智、打开你的钱包。你乐在其中,既没有反抗能力,也无法自拔。

  2014年,90后创业者朱峰与同窗好友共同创立星站TV,研究出了一套日日迭代的方法论,它懂得机器的算法逻辑,知晓你的兴趣爱好,又深谙人性的渴望。目前在抖音、快手上,星站TV已建立起500个大号,拥有8000万粉丝,内容涉及体育、美妆、时尚、美食等各个领域,成为国内目前最大的短视频内容矩阵。

  这套方法论在打造网红、大号时,屡试不爽:一个月内为商学院知识付费产品提升15%的销售额;为汽修培训学院提升了60%的线索转化等。

  星站TV于2016年3月完成数千万人民币A轮融资,由经纬创投、德同资本投资。2018年 5月,星站获得经纬创投连续领投,头头是道、丰厚资本跟投的B轮融资。

  星站TV创立于2014年,那时是长视频的天下,优酷、土豆、爱奇艺等平台势头正劲。我们公司开始在平台上进行探索,达到一个挺不错的状态,在优酷土豆的分成排行榜上,连续六个月排名第一。

  进入移动时代,手机APP构成传播形态,流量越来越分割,出现分布式流量的一个大环境,需要通过内容打通,这阶段出现了微博、微信这样的超级APP。

  2017年的联通沃指数,户均流量消耗最多的APP中,前10里有9个和短视频相关,人均使用时长76分钟。短视频成为占据用户时间的新方向,异军突起的APP是快手和抖音,每日活跃用户数都超过1.5亿。

  于是,2017年星站全面转型,布局快手和今日头条。快手、抖音两个平台的崛起,让我们看到了一些新的内容形态和它未来的可能性。基于算法的千人千面传播,每个人都能找到喜欢的内容,未来这一定是大方向。

  大量观看内容的人群涌入,平台原生的网红年收入超过2亿。一些企业开始布局,他们希望像在微信、微博刚兴起时那样,吃到短视频的红利期。然而入局者很快发现,账号是否能做大,运气的成分太大,也没有运营规律可循。

  星站通过一套数据驱动的方法摸索出了规律,用了一年多的时间,就在快手抖音上做到了短视频平台上最大内容矩阵。

  首先,星站研究了快手内容分发的逻辑,发现内容分发过程中会形成非常多的特征节点,比如,视频该在什么时候发布?应该发布多少频次,用什么样的色阶,模板,滤镜等。

  根据这些节点先形成了数百个维度,然后提炼特征,就特征形成决策节点,之后开始用大量的视频内容去做赛马。

  在决定进入短视频领域的时,星站做了一整年的内容赛马,去观测和总结视频在平台上的传播规律。简单来说,同样的视频内容,调节色阶、BGM、滤镜等因素后,发布在不同的快手号上,会发现有些号起量,有些号没有起量。

  此时我们去定性定量分析,什么原因导致了有些号的内容传播好,有些不行。这样循环往复地进行测试,去弄清楚大家到底喜欢什么,做怎样的调整能得到最高的流量。

  这套方法听起来很科学,但测试过程中“噪音”巨大。噪音是指不确定性,你很难判断到底是什么因素在发挥影响,以为是A,但其实是B。海量的数据当中,大概只有5%是有意义的,我们经历过大量的失败案例。因此这是个重运营的过程,需要不断对比,循环往复地做。

  这套方法论,曾为快手平台推荐来的品牌客户打造出很多成功案例大号,实现了有效销售转化,所以我们也经常会给快手内部的运营人员做培训分享。即使他们是平台的搭建者,也弄不明白怎样做内容才能让用户喜欢。

  平台的算法就像是建造大楼时搭建的钢筋水泥,但最后生活在里面的人是否喜欢这个环境,程序员们是不清楚的。

  星站靠自研的这套内容生产机制打造的500个大号,形成了巨大的私域流量池,我们在这个池子里通过直播、电商、知识付费等to C的方式变现。现在企业做短视频账号的需求越来越大,星站帮助企业代运营抖音快手账号的to B业务也建立起来了。

  我们本质上是一家流量公司,不是为了做内容而做。“内容为王”这件事早就过气了,未来一定是“内容+运营+数据“的组合拳,才能让企业在红利期占坑,让企业也成为网红。

  早在整个短视频环境尚未成熟时,我们就开始效仿好莱坞的“工业流水线”,把所有短视频用流水化的方式来操作,流水线上有起标题的人,加封面的人,扣像的人,越做越精细化,变成一个规模化生产的过程。十个人的团队,原来只能同时拍一条视频,现在可以同时运营十个账号。

  传统的视频生产都是由一个团队,根据主题花近一个月的时间做出一个精品视频。未来一旦技术发生了突破,这一种小作坊式的生产势必跟不上人们的消费需求,一定要用一种新的组织形态才能跟上。

  刘润是润米咨询公司的董事长,他的《5分钟商学院》书籍在知识付费领域受到很多人的欢迎。开通抖音号后,他投入精力不少,但效果不好,发了很多条视频才积累了一百多名粉丝。当时,他认为自己讲授的商业逻辑知识,在调性上与抖音平台的娱乐性不符,因此传播性不佳。

  我们的思路是,用“大字报”的形式处理视频让机器快速识别,将其精准推送到对商学院内容感兴趣的粉丝群中。

  首先,要考虑到合作方的时间和条件。刘润是个忙人,没有时间出镜,最多只能提供音频。因此,我们在前期只用了润总的图片。视频中,润总的图片在画面中下方,中上方留给文字。每句在画面上蹦出的文字约为5-6个字,重要字眼以标橙、放大的方式进行突出。

  视频中留文字的另一个好处在于,方便机器为视频打标签。现在的短视频平台,都是以标签匹配的方式来推广视频,视频上传后,后台会根据账号、地址、关注和被关注、内容等为视频打上标签,推广到有类似标签的人那里。如果点赞数、播放完成度、评论等达到一定阈值,会被推荐到更大一群大有这些匹配标签的观众池中。

  所以,你的内容不仅要被人喜欢,最重要的是被机器认可和识别。大部分的网红的运营者都陷在这个环节上,他发的内容根本没法被机器精确地打上标签。

  其次,蹦出的字体多大、一行多少个字、大字和小字间的差别、语速、蹦字的频率、背景音乐、视频发布的频率等因素,都进行了斟酌,这些因素构成了我们强调的运营。

  发了四条视频后,粉丝数量达到了20万人。现在润总的号一共更新了20多条视频,粉丝量已经接近70万。当时他的线上课程已经结课了,但在运营短视频账号的一个月内,他的付费课程销量上涨了15%。

  另一个例子,我们帮助一家汽修培训学校做了一系列短视频,发布在快手上。有一条视频,场景选择在汽车维修现场,视频的主要内容是一个身穿培训学校汽修服的萌妹子不停地进行“托脸杀”游戏。

  这条视频得到良好传播的秘诀在于——反差萌。汽修是一项男性学员为主的课程,想要触达这些用户,我们得了解他们的视频消费偏好。根据这些偏好,再去寻找之前积累下的创意模板,在模板的基础上进行二次创作。

  创意行业用模板,这听上去很稀奇,但好莱坞就是这么做的,大片电影有模板、史诗音乐也有模板。追本溯源,短视频模板甚至都能与莎士比亚戏剧中的经典模式联系起来。

  人与人的连接,一定要找到那些不变的东西。什么是不变的,对生存的渴望、快乐的追求、食色性,这些本质的东西是不变的。

  很多人问我抖音和快手这两个平台的区别是什么。抖音注重作品,快手围绕人。抖音更像是一个舞台,具有展示性。快手上的视频更像是一个个社交颗粒,就像我平常发的朋友圈一样,不一定要有展示性,却是我与朋友们互动的工具。这样的平台特性决定抖音视频需要在前几秒就抓住观众的注意力,而快手上有一定粉丝量积累的号,可以把视频内容做得更完整。

  丰富的内容,意味着会消耗人们更多的时间。过去人们是用产品来换钱,今天用内容来换时间。我们进入了一个以人为核心的新纪元,而不是过去以“货”为核心。内容就是一种通货,你需要拿内容去换用户的时间和关注。

  快手、抖音上在做的事情是连接人与人之间的关系,而不是简单的播放平台。在这一背景下,人可以成为网红,企业也可以,线上的粉丝、播放量都可以成为每个公司的数字资产。

  星站希望未来成为全球化的流量亚平台,用强运营的理念,结合内容和平台,抓住人的心智、时间、价值。

大宝游戏注册相关

    无相关信息